网投澳门平台

您目前的位置:专题首页 >奋斗同济人

我与祖国共奋斗(现场访谈)

现场访谈嘉宾:普外科教授 吴在德   护理部主任护师  何绣章
放射科教授  王承缘  超声影像科教授 张青萍

主持人:今天的活动现场,我们有幸请到了四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他们可以说是同济医院迁汉64载峥嵘岁月的见证者、亲历者,也是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奋斗者、追梦人。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欢迎他们登场!他们是——原同济医科大学校长、92岁高龄的吴在德教授,原护理部主任、91岁的高龄何绣章老师,原超声影像科主任、85岁高龄的张青萍教授,原放射科主任、84岁高龄的王承缘教授,欢迎四位!看看四位老师的精气神多么足啊,真的是老当益壮、风采依旧,大伙儿说是不是啊?

主持人:大家都知道,同济医院是1955年从上海迁到武汉的。我们在坐的四位中,何绣章老师就是当时最早从上海到武汉的医护人员当中的一员。何老师,您给我们讲讲,当时怎么决定来武汉啊?

何绣章:1951年,同济医院已经准备迁往武汉,当年我正在参加上海市抗美援朝医疗队,在后方工作。战争的状况很惨烈的。我接触到了很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,他们那种英勇无畏的精神,让我思想上受到了很大的触动。1954年,国家号召支援中南地区的建设,医院动员我们去武汉,我想,志愿军战士枪林弹雨都不怕,这点困难算什么,于是我就响应组织号召报名了。

主持人:志愿军的精神一直都鼓舞着您,对吗?

何绣章:是的。

主持人:观众朋友们,在我手上有一本很珍贵的小册子,里面写满的都是当时志愿军战士们,写给何老师的临别赠言。我们选择其中的一篇,请何老师给我们念念,大伙说好吗?

观众:好!

何绣章:何同志,别啦,别啦。离别的留恋,变成力量。希望何同志将来做一个救死扶伤、弘扬人道主义的精神,用理论结合工作实践,同一目标,革命乐园。携手前进,有缘再见!

主持人:谢谢何老师!多么朴实无华的话语,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,相信也给您带来了很多鼓舞和激励,您从事了一辈子护理工作,最难忘的事是什么?

何绣章:我印象最深的是很多病人临终的时候,把自己的存折什么的交给我们的护士,请我们代为保管。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我都很感动,这说明只有把病人当成自己的亲人,病人才把你当成亲人。

主持人:说得太好了!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何绣章老师!张教授,您当初是怎么走上从医道路的呢?

张青萍:我父亲当时是湖南荣军医院的一名医生,小时候我就经常跟着他去门诊啊、查房什么的,我就觉得当医生是一个非常崇高的职业。受父亲的影响,我后来就报考了同济医学院,成为了一名医生。

主持人:大家请看大屏幕,这就是张教授的父亲,这就是父子俩的合影。张教授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,就一直从事超声医学影像工作,是湖北省乃至国内这一学科的开创者之一。我想请问一下张教授,您在这个领域耕耘了将近60年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呢?

张青萍:要说成就感那肯定是有的。当时我们科室刚刚成立的时候,只有两三个人,现在已经发展到将近150人的规模了,队伍越来越庞大。而且超声发展的三个里程碑我都经过了,从A超到B超,从B超到彩超,再从彩超到超声造影,可以说一步一个台阶。现在,随着门诊量的大幅度增加,我们一天就是几百上千人次的工作量。尽管非常辛苦,但我想还是值得的,很有成就感。

主持人:我手里拿着的,是当年张教授用过的文献卡,这样的文献卡张教授家里还有很多。张教授,这个文献卡是用来做什么的?
张青萍:我刚进医院的时候,我的老师要求我们每个礼拜一定要看文献。在当时那个年代,不像现在电脑那么方便,都是用文献柜来装资料,用文献卡来记录。我自己每个礼拜都做文献卡,这些文献卡我都保留着,提醒自己,要把理论和实践相结合,活到老、学到老。

主持人:我听说您的儿子也是医生,而且也在我们同济医院,是吗?

张青萍:是的。目前是同济医院麻醉科医生。我的孙女现在刚读高中。她对医学也很感兴趣,如果有可能,我希望她未来也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。

主持人:太好啦!我们同济的事业就是这么一代代的薪火相传,生生不息、后继有人。谢谢张教授。王教授,我知道您是毕业就直接留院工作了,当时您为什么选择去放射科工作呢?

王承缘:当时放射科没人愿意做,到放射科是我自己填的志愿,我就想自己的性子比较急,这个放射科等于是打仗的侦察兵,我可以帮他们看清楚,走在前头。

主持人:您刚到放射科的时候,碰到了哪些困难?

王承缘:首先是工作环境很艰苦,上班就要背一个这么长的铅围裙,很重,有十几斤。然后做钡餐要带个铅手套,很大,像我这个小手捅进去都到不了头。我曾经有很重的放射线的反应,医院叫我去改行做别的科,我没有去。

主持人:为什么呢?
王承缘:我觉得一个人能够碰到自己喜欢的专业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我非常热爱自己的专业,所以就一直坚持下来了。

主持人:还有哪些困难呢?

王承缘:再就是设备上很落后,我们就自力更生。比如有的病人脑部很深的地方有血肿,不能手术,需要在磁共振的监测下将血肿抽出来做病检,我们就自己设计做了一个脑部固定的设备,用这个设备固定病人的脑部抽血肿,效果还不错。

主持人:后来情况有没有改观?

王承缘: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,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开始引进国外的先进设备。现在,我们已经有16台磁共振、18台CT。有很多国家级的科研课题,也发表了很多SCI文章,培养了很多研究生,这个在全国都是领先的。

主持人:在王教授等一批老前辈的努力之下,我们同济医院的放射科可以说是逐步的发展壮大。但在2012年,您身体出现了状况,但您还是坚持工作?
王承缘:还在坚持。治疗反应很大,比较难过,所以治疗的那个礼拜我不去科室,但是化疗这个礼拜我会去。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就做做,没什么事情,我就陪年轻医生做磁共振扫描,一起判断扫描结果。

主持人:为什么不在家里安心养病,还要坚持工作呢?

王承缘:我生病以来,院领导、老同志、科里对我都很关心,我很感谢他们。磁共振就是我的家,同济医院就是我的家,所以在这样一个集体里面我觉得很幸福,很温暖,我也很感恩,我这一辈子就是感恩。

主持人:说的太好了。咱们同济医院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,只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有爱互助、风雨同舟,这个家才能永远幸福。吴老,我知道您有很多称谓,比方说吴教授、吴医生、吴校长、吴会长等等,在这些称谓里面,您最喜欢哪一个?

吴在德:我最喜欢别人叫我“吴医生”。

主持人:为什么呢?

吴在德:因为医生是我的本职工作,更是我毕生要保持的本色。
主持人:吴老,听说您现在还在主持医学教材的编写工作,是国家重点医学专著《黄家驷外科学》第七版的主编之一,国家统编医学教材《外科学》第五、六、七版的主编,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。
吴在德: 《黄家驷外科学》是我们国家6位权威的外科专家编写的,这是外科方面权威的教材。在裘法祖院士的带领下,从四版开始我参加了这本医学专著的编写工作,第七版是吴孟超院士和我主编的,现在已经编写到第八版。解放初期,我们用的是苏联教材,后来开始编写我们国家自己的统编医学教材《外科学》,从第一版开始我就参与其中,一直到现在的第七版。这些教材为我们高等医学教学质量的提高,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

主持人:吴老,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了,明年同济医院将迎来建院120周年的华诞,您有什么寄语送给大家吗?

吴在德:进入新时代,医学和医疗卫生事业必将比过去更加迅猛的发展。作为同济人,要传承和发扬同济精神,为健康中国努力拼搏,作出更大的贡献。

主持人:说得太好了!今天,听了四位老前辈的讲述,相信大家的心情跟我一样,充满了崇敬与感恩。正是在一代又一代同济人夜以继日、孜孜不倦地努力奋斗之下,我们的事业才能取得今天令人瞩目的成就。让我们再一次把热烈的掌声,送给四位老前辈,祝愿您们健康长寿、生活幸福!